首页 > 房产资讯 > 我逼这些大V们分享了他们私藏的北京馆子 | City Bite

我逼这些大V们分享了他们私藏的北京馆子 | City Bite

来源:2018-06-13 22:04:08

赛赛说

我是北京人。但我觉得,北京真的没什么吃的。

因此,无论见谁,我都问:你告诉我,北京你最喜欢吃的3家馆子是哪儿?不要太贵,好吃就好。我这个毛病已成疯魔。于是,我想到,你可能跟我一样困惑。所以,就想到开这个“一城一吃”新栏目,给你推荐个人的最爱餐厅。

作为开局,我先找了几个做公号做得不错的小伙伴儿给你讲讲他们各自最爱。郭小懒一口气说了仨,不带这样的。

孙赛赛

本号赛LaVie主人(lavie2020

卖汤是我的Comfort food。很少有家无商场的写字楼里的餐厅连周六日也会找不到位。北京朝阳CBD最核心的周末格外冷清,而这家店则口口相传地做到中午两点几乎还是满员。也是挺烦的。我本来不想写,因为怕之后更满了。

请外来客,我大多第一次都约在这里。朋友问:“你经常吃,有什么推荐啊?”我总是不好意思地回:“额,其实我也没吃过什么,我几乎只吃过这里的牛肉面。”毫不夸张地说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牛肉面,因为第一次点就觉得好吃,之后两年内就几乎没点过别的(煲仔饭两次,laksa火锅不下5次),因为想试试新的又觉得还是禁不住牛肉面的诱惑。

牛肉面汤咸淡正好,白萝卜用高汤熬到入口即化,化了又是浓汤的味道。卖汤所有绝不填加味精,用的海盐是北美进口的,如果你口味浓郁,可以点额外的卖汤自制XO酱,里面的干贝是北海道真材实料。服务员阿姨因为认识我,有时还会亲切地舀一碗豆浆煮白果做餐后甜品。

老板加拿大籍港人Joanne被人一再要求开分店,却一直说把一家店做好就好了,那么累做不来。她有时倒杯白葡萄酒坐过来,就跟我扯八卦,说:喂,怎么还是一个人啊,我看看店里哪个客人适合你啊……吃面送相亲,也是绝了。

龙泉

公号:什么值得吃(smzdc2015)

北京有家湖南米粉店,是我最近特别喜欢的,环境和店铺都是小餐厅的样子,不起眼、甚至拥挤有点乱糟糟,但是落到食物,却真是好吃的、念念不忘的,这家店叫做「湘人龙记」

一进门是浓浓的骨汤味,这是这家长沙米粉的基础,粉是新鲜从长沙运过来的,鲜美顺滑,还有各种各样的浇头,同样正宗,配上辣椒猪油渣、酸豆角、辣椒酱这些小料,过瘾的很。不得不提各种连长沙朋友称赞正宗的小吃:糖油粑粑、甜酒冲蛋、捆鸡、臭豆腐、麻油猪血,样样有味好吃。

某次晚上去店里吃粉,对面的小伙子带着自己的女朋友,指着臭豆腐对她说,「这个比我家里的还地道!」。我想,虽然没有长沙的水,但从长沙空运来的原料和十足的调味完全可以弥补这一缺点。地道复原的是什么,是不吝啬的功夫,所以比家乡的还地道,是因为用足了料,用足了劲。如果你来这里,最建议的点菜方法是召集 6、7 个人,每个人吃喜欢的粉,然后把所有的小吃点上,正好够分,不过对于孤独的美食家来讲,这显然是个太考量胃的方法。 

郭小懒

公号:郭小懒(elveliu)

我是土生土长北京孩子,不过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世界各地外面飘着。以前是有新开的就立马杀去,现在是和朋友只去自己比较吃不腻的,按人均说,有动辄一千两千一位的,也有几十块钱可以吃到起飞的……也谈不上说最爱的,不如说是最有故事的吧。我能不能说三家呀哈哈?

第一个是北京香格里拉的Azur,也就是之前的stay,换成azur以后,老是有惊喜,米其林厨师Mauro Colagreco比较有趣,在吃他南京餐厅时见过他,印象深刻,所以开了北京这家,去吃他的菜也是方便很多,他最近又新作了一个菜单,特别清新,橘子、柠檬,香草,感觉盘子里都是万物复苏的春天味道,就是用了很多那些破土而出的食材,蛮特别的。

另一家呢是个串串,叫小珺柑,环境不错,都开三家了,而且好吃,和小伙伴经常去,有时候可以连着去一周也吃不腻(笑),就是能够一起烫火锅的都是真爱吧……在这儿聊过工作、谈过生活、分享过八卦,感觉人生其实有时候也很像火锅的概念,把串成串的一个个故事,加入自己人生的火锅汤里,这样才会多姿多彩吧。

最后一家呢,大家要等几个月再去了,现在餐厅在做整体的改造和升级,新改建和新的环境设计不要太赞,作为vvvvip,也是提前看到概念设计,非常之期待和激动,之前去了很多年,叫渡金湖,是北京难得一见的川菜fine dining餐厅……最近他们正在四川收集更多原料和故事,在做新菜单,所以好饭不怕等呐…… 

叶天雄

公号:法范儿 (ChicFrance)

夏宫的午市点心没你想象的贵,一般我和叶同学中午去吃一人200内打住。吃撑。

北京中国大饭店夏宫全世界各地,单反有香格里拉酒店的地方,我一定都会去吃夏宫或香宫。没有任何一个酒店的同名餐厅能够在各处都保持一致的高水准。中国大的夏宫吃了十年,每次回北京一定都会去吃,和它就像是老朋友的重逢。而我也总是选在那儿和老朋友见面(赛赛,还记得咱俩上次一起吃吗?)。北京变化太快,吃习惯了的餐厅要么关门,要么重装,要么改名,老派的口味说变就变。说得我现在就想冲去巴黎香格里拉来个清蒸多宝鱼,就米饭,香死了!

孔亮

公号:先生请留步(stoprightnow)

香妃烤鸡,一家国营老字号小吃,国营店的朴素简陋无聊一成不变在这儿都能看到,十多年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都没啥变化。通常我会点一份套餐,有烧饼、烤鸡、泡菜和粥,再普通不过。吃起来却让你停不下来。烤鸡里加了中药,嘴刁的人能吃出一点点的药味,这也是让它甩开其他烤鸡一大截的原因。

鸡皮脆、鸡肉嫩,咬下去层次分明,溢出一点点油汁,来口泡菜,就中和掉那一丢丢的油腻感。不要点鸡腿,来块鸡胸慢慢啃,才能品出它的美好。

烧饼也是特色,好多老北京都成兜的买回家当早点。据说里面加了鸡油,所以才香,外层是酥的,再往里就有了韧劲,吃着筋道。趁热吃超级香。买回家放凉了又是另外一种味道。

简安

公号 :Hi Jane(janengnyc)

灵魂发散,是我悟到的,能量级别低的人快速恢复体力和脑力的不错的方式。并非娱乐,也不单纯是美食,就是找个能养息的地方,一个人坐会儿。自己家可以,但不一定最合适。北京Rosewood里的Bistrot B是我以前在北京觅得的一处灵魂发散地。非常冷的天,下班就来这里坐着,点一碗laksa,一杯黑皮诺,看open kitchen里的人忙来忙去,发怔,好像森山大道说的,“不作无谓思考,孤独而忘情地度日。”

高跟鞋踩在地毯上,完全听不到声响,周围的人们在烛光里轻声交谈,食物的热气浮在半空,像一出舞台默剧。灯光和温度都适合,坐上半小时,我就恢复了9成,这种“坐一会儿”比睡上几小时更有效。


李舒

公号:山河小岁月(shxsy2015)

张记和北京任何一家涮肉店看上去一样。张记和北京任何一家涮肉店看上去不一样。因为有张叔。张叔是一个爱说话的北京大叔。身上有浓烈的北京气息——确切地说,是北京琉璃厂气息——我猜想,这大约因为琉璃厂和张记挨得近。张叔会告诉你,好的羊肉,涮多少次,汤都是清的,不用撇沫沫。张叔说,第一口涮肉,必须要白嘴吃,不要蘸料。你会知道,什么膻味,什么肥瘦,都是表面虚浮文章,第一口,一定是鲜甜鲜甜的。张叔说,要和羊肉做朋友,比如磨裆儿,瘦而不柴;比如腱子,带筋儿瘦;一条羊腿,有不同部位,也有不同性格。这跟人打交道一样,你可以不喜欢我,但你不能说我不好,只不过我的好,不对你的路数。

我以为张叔是个哲学家。张记开了好多年了,只有一件事,张叔还是坚持自己做,从不假手他人——选羊肉。草甸羊——要吃着沙葱长大的。把张叔聊开心了,他会一会儿跑到厨房,给你弄点儿什么。有时候是自己泡的药酒,有时候是炸馒头片,有时候是一个小菜。要看他高兴。遇到不合眼的客人,他也不大招呼:“来了欢迎,不来随便。”我有时候会发疯了一样想吃张记,不为别的,只要张叔和我聊聊天,也能感到,北京,也许并不那么陌生。

  ●